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轨客网_重庆_生活_时尚_社区_都市热报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荣昌偏远农家 走出中科院“最年轻”院士

2013-12-20 00:10| 发布者: 都市热报 |来自: 都市热报

放大 缩小
简介:2011年12月,重庆荣昌人舒红兵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当时“全国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 当年那个9岁小男孩,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让我们跟随舒红兵的脚步,一起回溯他的艰辛奋斗 ...



  舒红兵,男,46岁,重庆荣昌人,曾为“全国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3年9月至今,武汉大学副校长;
  2005年-2013年8月, 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2011年,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生命科学与医学学部;
  1999年-2004年,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

  舒红兵从读博士开始,就爱在实验室泡着。


舒红兵给母校荣昌中学的题词。


2012年初,舒红兵回到母校荣昌中学,与老师合影。


舒红兵的妹妹舒三姐,在河边摆摊卖衣服。

  
    又到了每两年增选一次中国科学院院士的时候。
    昨日,中国科学院公布了2013新增的62名院士名单,其中,来自清华大学的施一公,46岁,以几个月的差别,刷新了同为46岁的舒红兵“全国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纪录。
    2011年12月,重庆荣昌人舒红兵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当年44岁,成为当时“全国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
    前天,舒红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笑称:“你们的稿子要快点发哦,‘最年轻’这个提法暂时还能提,再过两天,新的院士出来,我可能就不是‘最年轻’的了,今年有一个候选人,比我小几个月。”
  
  那年9岁
    在离重庆市荣昌县城45.5公里的地方,有一个远觉镇,当年称复兴公社。1967年1月20日,舒红兵出生在复兴公社八大队一队。
    舒红兵的妹妹舒三姐回忆,农村老家是一个大杂院,院子里住着六七户人家,“房子是泥巴垒砌的,一到下雨天就漏,屋顶像是有几十个天井,一张床挪来挪去,就是为了找一个不漏雨的地方。也没有多的被子,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挤在一张床上睡。直到哥哥读高中了,偶尔回来,还得跟我们几个小的挤着睡。”
    现在,舒红兵小时候生活过的大杂院早已不见,10年前,原地盖起了两层楼的砖瓦房,只有他叔叔一家还留在那里,大杂院的其他几户人家都搬去城里住了。
    村小的旧校舍还在,舒红兵曾在这里读书,10多间校舍还剩下两间未拆,现在被隔成了民房,有六七户人家住在这里。
    记者去时正是傍晚,看到一个放学回家的小女孩在旧校舍前面的操场上踢毽子。小女孩叫康鑫玉,读小学4年级,今年9岁,她说:“我知道舒红兵。”
    1976年,舒红兵也是9岁,那年夏天,他的母亲因感冒发烧、在公社卫生院打了一针之后,便离世了。当时,舒红兵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3岁、一个5岁,和一个刚出生20天的弟弟。
    当年那个9岁小男孩,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让我们跟随舒红兵的脚步,一起回溯他的艰辛奋斗岁月。


 那时穷
  
  一双赤脚
    母亲离世之后,父亲外出打工,舒红兵和弟弟妹妹被辗转寄养在婆婆、叔伯等亲戚家。
    直到1983年、16岁高中毕业,舒红兵留给老师同学的印象都是:打着一双赤脚。“那时候家里穷,多数时候都是打着一双赤脚,只有到了冬天最冷的时候才会舍得穿那双解放牌胶鞋,天稍微好点都舍不得穿,因为那鞋要两元钱一双。”
    除了脚上一双解放牌胶鞋,陪伴舒红兵过冬的,还有一条单薄的裤子。他从小学到高中的同班同学钟祥成回忆:“裤腿又肥又短,他人又瘦,越发显得裤腿空荡荡的,冬天的风直往里面灌,他就用干枯的稻草把裤脚捆起来,这样能暖和点。”

    一勺潲水
    1981年,舒红兵第一次离开家,到荣昌县城求学,就读于荣昌中学。那时候,农村来的住校生每个月给学校交20斤粮食,平均一顿3两米。没钱买菜,舒红兵就从家里带一罐咸菜,可以吃一个月,“这对于一个十五六岁正在长身体的男孩子,是很难熬的。”
    同学钟祥成回忆,有一天,班上一位家庭条件稍好的同学的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还有舒红兵和钟祥成,去学校附近的招待所吃了一次饭,两个长久饥饿的孩子敏锐地察觉到:招待所每天会有很多剩饭剩菜。
    之后的一天,钟祥成提议:“我们去招待所舔盘子吧!”
    “那之后,我们每天晚饭就着咸菜吃3两米饭,再偷偷跑去招待所舔盘子。”钟祥成说,“我们见到吃饭的客人一走,就马上溜过去坐下来,装作是来招待所吃饭的客人。”但时间一长,两个男孩的“虚张声势”还是被识破了。
    他们又发现,招待所的剩饭剩菜其实是会被回收再售卖的,“剩饭剩菜、汤汤水水和在一起,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潲水,几分钱可以打一勺,实在饿得不行了,就花几分钱打上一勺,潲水的油水多呀,顶饿。”

    一元钱路费
    舒红兵去荣昌县城求学,需要先步行三四十里地到盘龙镇,再从盘龙镇坐一辆大巴车到荣昌县城。
    舒红兵说:“三四十里地,要走4个多小时,一早出门,走到盘龙已经是中午了,舍不得花5角钱坐大巴车。在盘龙车站,遇见了一个陌生人,后来知道他是公社的会计,他知道我考上了县城的高中,很高兴,给了我1元钱、1斤粮票。”
    舒爸爸说,舒红兵参加工作之后,每年春节回家都会看望那个公社会计,直到前两年他去世了,“在那个年代,1元钱、1斤粮票是莫大的帮助,儿子和我一辈子都感恩。”

用知识改变命运

    化学测试只考了6分
    舒红兵说,因为贫穷,他从小就坚信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
    “那年,我中考考了351分,荣昌中学的起分线是350分,我几乎是全校成绩最差的人。”舒红兵说,“高中第一次化学测试我只考了6分。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有两门挂科,我记得是物理和英语。加上从农村到县城的不适应,那时的我贪玩又消沉。”
    到了第二学期,舒红兵开始变得非常努力,成绩也好起来。多年后,他写给高中老师的信应该可以解释当年的转变:“家庭的不幸,造就了我倔强的性格……鼓励,往往更能强化进取者的信心和动力。”
    高中同学侯俊回忆:“为了安心学习,第二学期,舒红兵就搬去紧挨着厕所的一间宿舍住。因为每晚熄灯之后,宿舍都会摆龙门阵,而靠厕所的宿舍因为臭、蚊子多、没有门窗,一直没人住。”
    “我还记得,物理老师每天都要布置5道物理题,同学们都是做不出来就算了,只有舒红兵,挑灯夜战,不做出来不罢休。”
    “还有一回,我们一起上厕所,他走到厕所又急冲冲地往教室跑,原来他是想到了一个化学难题的解法。”

    蚊帐里贴满英语单词
    因为那时农村教育条件差,舒红兵的英语基础几乎为零。高中英语分快慢班,舒红兵被分在慢班。
    高中英语老师陈郛说:“但他很努力,每天早上5点就到山坡坡上读英语,那时候同学们都笑他疯癫。”用了一学期,舒红兵的英语就从慢班到快班。
    有一天,同学钟祥成到舒红兵宿舍的床上拿东西,发现了他的秘密,“蚊帐顶上和四周都密密麻麻地贴满了英语单词,还有数学公式、化学方程式等。”
    “那时,我们到折扇厂买做扇子剩下的纸打草稿,一角钱可以买一摞纸,大概15厘米高,我总搞不懂他为什么比我用得快,原来如此啊!”

    “同学少年都不贱”
    同学钟祥成回忆,高中毕业后,舒红兵提出要到每个同学的家里玩一玩,“他说,以后大家各奔东西,也许就再难见着了。”
    “我不同意。那时候,我跟他一样,家里穷。我总害怕同学们会瞧不起我、笑话我,不太愿意跟同学们交往,更别提去同学家了。”
    “舒红兵告诉我,‘同学少年都不贱’。”

西装上的眼泪

    “要想成功,必须一周工作7天,一天15小时”
    1983年,舒红兵考入兰州大学,学校每个月给他发21元生活费。妹妹舒三姐回忆:“哥哥每个月都会省下几元钱,给我们寄回来。”
    四年后,舒红兵以本专业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同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所细胞研究室,攻读硕士学位。
    “医学领域,有着浩瀚而陌生的英文文献,字字都要查字典。”舒红兵说,“最开始,我读完一篇文献需要花一个月的时间,但坚持下来,读完一篇文献需要一天的时间,直到一二十分钟读完一篇文献。”
    硕士毕业后,舒红兵以技术劳工签证的方式受雇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中心,做研究助理。
    有一天,舒红兵因私事没去实验室上班。第二天,他遇见老板Nabel,“Nabel对我说的话我永远都记得,他说:‘红兵,如果你想获得成功,就必须一周工作7天,一天15小时。’一直以来,我也都是这样做的。”

    “从此人们就会叫我Dr.Shu”
    1992年,舒红兵成为埃默里大学细胞与发育生物学专业的博士生。
    “从读博士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实验室泡着,一年365天,一天10多个小时。有时睡到半夜,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也会一骨碌爬起来到实验室验证。”舒红兵说。
    两年十个月,舒红兵拿到博士学位,创造了埃默里大学用最短时间拿到博士学位的纪录。
    1995年9月,舒红兵在写给高中英语老师陈郛的信中说:
    “我已于6月顺利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答辩那天,我第一次西装革履,穿戴得正正规规。但在致谢时,我的泪水怎么也抑制不住地哗哗往下流,那情那景,现在想起来还有些难为情。但那的确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瞬间,那饱含人生百味的泪水,也许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从此人们就会叫我Dr.Shu。”

2011年最年轻的院士

    发现一个与红斑狼疮有联系的蛋白
    1995年博士毕业后,世界顶尖实验室Tularik公司Goeddel实验室主动联系舒红兵,问他是否愿意去学习。“对方告诉我,我的博士导师Joshi暗地里为我写了3页半的推荐信,信中写着‘This is a man with a mission’(这是一个天将降大任的人)。”
    舒红兵的博士后导师便是开发人类第一批基因工程药物、41岁即成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的David Goeddel。从此他开始在这位导师的指导下参与对肿瘤坏死因子信号传导的研究。
    Goeddel有个习惯:每年感恩节邀请一个他认为最优秀的博士后,到他家共进晚餐,舒红兵是连续两年被邀请为座上客的博士后。
    1999年,舒红兵发现了一个蛋白,以该蛋白为基础,美国一家生物技术公司通过10年的努力,研发出一种可治疗红斑狼疮的药品,在此前,红斑狼疮是无药可治的。

    44岁成为当时最年轻的院士
    1999年,舒红兵回到中国,成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当时全国最年轻的“长江学者”,一年有一半时间呆在国内。
    2004年底,武汉大学面向全球招聘院长,次年,38岁的舒红兵成为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回国生活。
    2011年12月份,舒红兵44岁,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当时“全国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
    今年9月,46岁的舒红兵上任武汉大学副校长。
    妹妹舒三姐说:“哥哥每年春节都会回家,一家人团聚,他从来不给我们谈他的工作,但他评上院士的时候,他打电话给爸爸和我报喜,语气非常激动。不过我们一家人还是该干啥干啥,我在摆摊卖衣服,妹妹在成都做护士,弟弟在福建做点小生意,爸爸身体也还好。”
    跟舒三姐一起在河边摆摊卖衣服的小商贩都知道:“她哥哥来过这里,中国科学院院士嘛,不过是个很谦和的人,跟我们摆龙门阵、问我们生意好不好做。”
    都市热报记者 聂莎 张月 摄影报道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文章排行

  • 阅读
  • 评论
发布主题 官方QQ群 轨客网虚拟社区
本站声明:

本站论坛的文章由网友自行贴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帖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

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

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都市热报 重庆轨道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重庆报业集团22楼

运营热线: 023-63315106

轨客网 ( 渝ICP备13006218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996号

网络报警渝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