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轨客网_重庆_生活_时尚_社区_都市热报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帖

[特价线路] 笨手笨脚游世界——乞力马扎罗

 
时间:2014-01-21 15:59:20 61 173582 | 复制链接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R0010993.jpg
前言
“乞力马扎罗,哈库那马塔塔;哈库那马塔塔,乞力马扎罗”我卷缩在睡袋里,好冷啊,帐篷外传来黑人们欢快的歌声,翻来覆去就这么两句。“哈库那马塔塔”是斯瓦西里语,“没问题”的意思,黑人们以此来表示他们登山的轻松。
   这次我选择了非洲,有两个原因:一是本打算去秘鲁,可这该死的国家不给我签证,没办法才更弦易张。二是听说乞力马扎罗的雪快没了,以前在图片上看到整个山象一块抹满奶油的大蛋糕,让人垂涎欲滴,现在奶油化了,我要乘着奶油化完之前赶到分一杯羹。
   乞力马扎罗在坦桑尼亚境内,这个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国家。最早听说她的名字是从马季的相声里,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国家了,大量的中国人支援他们修铁路、公路,现在还在帮他们修,当时大量宣传的中坦友谊。可当我想象这个和中国有着超强友谊关系的国家正对我无私敞开怀抱时,她告诉我,签证要2200人民币。这个价格让我咂舌不已。朋友告诉我,从肯尼亚进入坦桑尼亚只需要50美金。肯尼亚的签证费用为1000人民币,因此,我决定从肯尼亚进入了。
   本来按照以前的习惯,我会以行程日期为行文标准,就是写肯尼亚、坦桑尼亚的游记。可我怕会将整个登山的故事冲淡了,于是决定将登山的故事独立成篇,肯尼亚的游记放在下篇了。
   攀登乞力马扎罗的线路很多,常规的有两条,一条是马兰谷,五天;一条是马恰米,六天。马兰谷地势平缓,是最容易的一条线路,马恰米地势较陡,但也不难。倒退二十年,我唱着《山路十八弯》就能上去。选这条线路是因为它即不是太容易,也不是太难,我这人做事高不成、低不就,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马恰米最适合我。坦桑尼亚政府对登山游客管理很严格,到达每个营地游客都要登记,写下你的姓名、国籍、年龄等信息。我翻过厚厚的登记薄,中国人很少,很少,大量的欧美人、日本人和韩国人的名字。国人啊,我们的身影还是少出现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lv专卖店吧,我多么希望这些登记薄上充满着中国文字。每次登记,我都工工整整写个大大的“CHINA”,然后郑重的用中文写下自己的名字,我要告诉别人,中国人来过。人活着,还是应该有些精神,不要担心这个东西多了会有精神病,如果人人都只想着票子、位子、面子,那这个社会就无可救药了。
   按照以往的习惯,我还是没做任何功课,背上行囊,带上地图就出发了,地图是必带的。回来后,朋友知道我登顶时的窘境后笑我“你准备的也太不充分了,太不专业了吧”。是的,这次确实献丑了,我只穿了件软壳冲锋衣就冒着暴风雪冲顶了,差点冻僵了。本来带了防寒服的,只是我的背夫很穷,只穿了件T恤,第一天我就把防寒服送给他御寒了,致使我自己却没有了衣服。但我不后悔,反正冲顶的目的达到了,冷点儿就冷点儿,身体还扛得住。
为什么不喜欢做功课?我一直认为,这样才刺激。试想古代人出行,有什么功课可做?一个古罗马帝国的人,从商人的口中得知在遥远的东方有个神秘的丝绸之国,很向往,他怎么才能到达汉帝国?没有谷歌、没有地图,没有任何信息,他只能是向东、向东、再向东。他要经过沙漠、高山、大河;他要经过许多国家,要通关文书,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签证;他要认识各种民族的人,听到各种奇怪的话语,见到各种不同的习俗;他要向东、向东、再向东,直到到达汉帝国。只要他有坚定的信念,不半途而废,总能到达。
   纵贯线有首歌的歌词我很喜欢“出发了,不要问那路在那儿,迎风向前,是唯一的办法”。
   乞力马扎罗,我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7威望 +65 热钱 +43 收起 理由
玫瑰花开186 + 2 狂拽帅气吊炸天
晓旎儿 + 3 + 3 太酷!
longzhun + 10 + 4 狂拽帅气吊炸天
浪迹在丽江 + 10 + 8 高端大气上档次
轨族·尘尘 + 20 + 8
梦想直播 + 10 + 10
会稽山下 + 1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872.jpg
                好运气
   不做准备,是个非常愚蠢的作法。就像登山,是需要提前预约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到了山脚下再说。在肯尼亚的青年旅社,我咨询前台提供旅游服务的人爬山的费用,好心里有个谱,结果得知要1150美金,好贵。虽然知道登山是个昂贵的运动,就像王石登珠峰,我除了羡慕他有个好身体外,他的财力也让我欣羡不已。可这1150美金还是让我觉得贵,决定去山脚下再联系旅行社,因为坦桑尼亚政府规定很严格,私人是不允许登山的,必须通过旅行社的安排,有后勤保障才能进山。
   从内罗毕到莫西小镇的路上,我认识了丹尼斯,他就做旅游生意,公司在阿鲁沙,得知我要登山,他极力做我的工作。马兰谷的费用可以少,马恰米线却要1500美金。我纳闷,怎么离山近了,费用还增加了?
   到了莫西小镇,已经是下午5点了,我找了一家非常便宜的旅社,10美金一晚,只有一张床,公共厕所、公共浴室,没有热水。办完手续,我问前台接待,什么旅行社登山费用比较便宜。热情的侍者给我联系了旅行社,几番交涉,马恰米要1150,费用还是没少,但我心里基本上有谱了,登山的费用大概都在1000以上。不着急,明天再说。
   赤道上的白天来的很早,而且大清早的太阳就已经显现出威力。我站在街头,远远已经能看见乞力马扎罗的白色山顶了,心里一阵欣慰,还好雪没化。
   一个憨憨的黑人走过来,我觉得黑人兄弟都长得憨憨的,因为他们都是胖乎乎的,嘴唇很厚,他问我“需要出租车吗”?
   “你知道哪里有便宜的旅行社吗?我想爬山”?
   “你是中国人?跟我来”。
   就这样,我认识了冯时。在达累斯萨拉姆有一万五千多中国人,可莫西小镇只有四个,就是这么有缘分,我遇见了冯时,他让我的行程变得非常顺利了。
   冯时,成都人,旅居坦桑尼亚多年,在莫西小镇经营多种生意,其中就包括旅游生意。在我之前,他刚接待了一个国内团队,是中国名流搞的一个“文学走在路上”的活动,本来是个45人的大团队,有李承鹏、黄建翔等,后来因为名人们太忙,只到了20几人,有老狼夫妇、蒋方舟等,他们先从马兰谷爬山,然后去了恩格鲁恩格鲁火山、赛伦盖蒂草原和桑吉加尔岛,冯时将他们照顾的无微不至。
   得知我的企图后,他表示尽量想办法,因为很困难,进山的安排从来都是要预约的,要提前一个月才行。而我这种散客如果想节约费用,必须拼团,这就要看其他团队的人是否愿意让我加入,如果别人不同意,我就只能自己组团,一个人进山是不被允许的。坦桑尼亚政府规定,每名登山游客必须配备向导、背夫和厨师方可进山。每个入口的登山人数都有严格的规定,马兰谷和马恰米每天只允许进入58人,其他线路的人数更少。
   经过冯时的一番努力,终于搞定了,第二天出发。随后他帮我安排好了登山的一切准备工作。真是出门遇贵人,要是我自己和黑人们沟通的话,光是语言这一关都要浪费不少时间。
   这下心安了,我和冯时在他的小花园里悠闲的聊了起来,他告诉了我很多有关坦桑尼亚旅游的信息。
   坦桑尼亚第一风景点就是乞力马扎罗,到这里来的游客十有八九都是来登山的,这座世界上唯一的坐落在赤道上的雪山。第二个地方就是塞伦盖蒂草原,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生态区,必须从恩格鲁恩格鲁火山口进入,恩格鲁恩格鲁是牛叫的声音,当地土人用他作为火山的名字。我很奇怪,中国牛都是“眸眸”的叫,看来这动物也有外语啊。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著名的桑吉加尔岛。很久以前看过一个介绍,说美国的一个旅游杂志评选世界三大最美丽海岛,其中就有桑吉加尔岛,它是世界上最大的丁香输出港,也是当年欧洲殖民者运送黑人奴隶的第一站,这个美丽的岛屿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现在上岛的游客要注意了,你在国内必须先打针,然后手持黄色免疫证明才能上岛,否则会有天大的麻烦,而到其他地方不需要。
   在东非各国旅游的朋友们还要注意,你带的美金必须是2000年以后发行的,否则银行不予更换,我就有两张1996年版的美金,到最后离开非洲都没有用出去。
   我问了冯时的QQ号和公司的邮址,征得他同意后,我写在了游记里,以方便国内想到坦桑尼亚旅游的朋友。QQ815146570,邮址:felix_s_feng@qq.commy168168168@gmail.com。如果你想去旅游,请提前一个月和他联系。
   对了,在摩西小镇有机场,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乘肯尼亚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广州出发,在内罗毕转机可直达,这样可免去很多舟车劳顿之苦。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热钱 +10 收起 理由
longzhun + 10 + 10 奔放洋气有深度

查看全部评分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629.jpg    
                                              出发了
   乞力马扎罗山,外界最早发现它的是德国人,当时还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欧洲人怎么都不相信,赤道上有雪山。后来对它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是海明威,那个小说太有名了。我一直纳闷的是海明威为什么安排了一个豹子的角色,那么高寒的地方,豹子是不可能去的,也许有什么暗示吧,这种意识流的作品,很多都是有指代意义的。就像他在《老人与海》里面,最后让圣提亚哥梦见狮子一样。
   乞力马扎罗最高的峰是乌呼鲁峰,5895米。乌呼鲁,在当地土人语中是“独立解放”的意思。相传,这个山当年是肯尼亚国王送给坦桑尼亚国王的生日礼物。如果真是这样,这肯尼亚国王真是世界上最慷慨的人了,很想和他相识,没准这老兄一高兴,把肯尼亚山送给我,这是非洲第二大山。
当地最大的民族是“恰嘎”,相传恰嘎族起源于生活在乞力马扎罗山下的两兄弟,后来分家形成了两个部落,最后壮大起来。这个故事有点像罗马的故事。现在罗马的标记都是一只母狼下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向山口进发的途中,我诧异于沿途看到的村庄景象,单层的建筑,隐藏于芭蕉树中,红色的屋顶,绿色的树叶,非常的好看,我是诧异它的漂亮和别致,这样的小别墅,在重庆起码两百万一套,北京、上海就更别说了。
   在山门口,助手去给我办登山手续,其他人帮我整理行李。我只需要背两大瓶水,这是几天内我的补给,然后是自己的衣服、登山杖等,头灯,我要谢谢CITY,她给我的头灯,真是不专业啊,我什么都没有,这个头灯在以后的岁月里派上了很大的用场。本来出发前,CITY热心地帮我订购了全套登山装备,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可是她忽略了一点,就是我的年龄,实在背不动了,这次只带了睡袋和防潮垫等,不好意思,辜负了CITY一片好心。
   一个黑人很好心的告诉我,不用多背,有背夫帮我背其他的东西,我可以少背些以节省体力,我固执的说了一句“哈库那马塔塔”,这是衰老的一个明证,因为喝醉的人永远都说自己没问题。
   哈迪森,他说是我的向导。约翰,这个热情的黑人和我击了掌后就不见了踪影。当地黑人打招呼非常有意思,这种方式我们在好莱坞电影里能看见,黑人们见面,通常会前臂弯曲,双方手掌相扣,然后握手,再相扣,一定要三下,或者是伸出拳头来和你碰一下,才表示你们关系很铁,我在非洲都是这样和黑人兄弟们打招呼,他也说是我的向导。这个当时没在意,但有玄机,因为向导的小费一天是15美金,而背夫和厨师一天只有5美金。皮特,腼腆的小伙子,一直不说话。然后是宪迪,是我的背夫,我当时兴奋的根本就不太想去考虑谁是干什么的,只是想进山。
   进山了,这一天的路程是从山口走到马洽米营地,海拔是3000米。说实话,中国高海拔的地方太多了,我也去过一些地方,根本就没把这个高度放在眼里。呜呼鲁峰虽然有5895米,我也不是很畏惧。
   本来按我的想法,这个五个人的团队是一起走的,可想错了,只有哈迪森陪着我走,其他人都不见踪影。我不禁疑惑,不能自己花了冤枉钱啊,哈迪森告诉我,只管走自己的,到了营地,他们就会像天兵天将一样出现。
   哈迪森,一个身材匀称,话语不多的人,背的东西不多,看样子只有自己的帐篷、睡袋之类,其他的都是背夫在背。我知道,向导是一个团队的队长,是有很多特权的。比方说,他的伙食要好于背夫,游客都要听从他的指挥,他在行程中会观察、调整游客的状态,如果他发现游客不具备冲顶的能力,他会命令你下山,冲顶很关键,因为你冲顶成功,公园会发给你一个登山冲顶成功证明,而这个证明谁来作证,就是你的向导。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802.jpg
   这一天的行程很轻松,因为是缓上坡,重庆的公路就有这种难度。所以后来我一直说,重庆人都可以冲顶。两边的景色很一般,像走进了云南的香格里拉,我对植物没什么研究,可植物上的树挂知道一些,这种东西听别人讲过,长一寸都很难,因为它对环境的要求非常高,只有空气最纯洁的地方才会有,这里的植物上到处都是。坦桑尼亚没有重工业,乞力马扎罗山下就更加没有了,空气好的出奇。有时人类的行为真的不知道是有益还是有害。
   回国后知道日本地震了,然后核辐射,记得以前苏联有个地方也是核泄漏。想不明白,人类发展几千年了,以前没有核动力,祖先们活的龙精虎猛,现在我们没有这些东西就不行。电,给我们带来便利,可祖先们点动物的油脂,也没问题。
   突然,哈迪森停了下来,说“先生,请等一下,我取点水“。然后他取下水囊,在一个蓄水池里灌水。我很纳闷,我喝的是矿泉水,他为什么去灌水,还以为他是准备我的洗漱用水,怕给他增加负担,忙用手势表示,”不用了,我不需要“。
   哈迪森笑了起来,说“哦,先生,这是我喝的水“。我无地自容,记得小时候在新疆,我也是捧起水就喝,从来不管水从何来,何以现在如此娇气、如此讲究。也许是怕现在的社会,可能在某一天喝矿泉水都有了丰胸的功能吧。
   两边的树木遮天蔽日,很凉爽、舒适,因为阳光照不进来,在我所登山的六天时间里,第一天和最后一天是最轻松的。突然哈迪森手一指,我看过去,发现一群猴子,悠闲的蹲在树上,好奇怪的猴子,黑白相间有点像中国的黑叶猴,但毛长的多,特别是尾巴上的毛,长长的拖在身后,像植物上长的树挂。
   因为走的很快,我超过了前面的几支队伍,有一个小队,是四个年轻的欧洲女孩儿,走的很慢,而且女孩的天性使然,她们边走边聊天,边欢快的笑着。擦身而过时,我们微笑着点头致意。我对这些人是很佩服的,就像后来在肯尼亚邂逅了一个韩国女孩,金天恩。她也爬了山,而且也走的马洽米,她冲淡了我最后登顶后的喜悦。爬乞力马扎罗山,只要不是走的专业线路,实在没有什么好炫耀的。最后这些年轻女孩都冲了顶,因为我们在山顶上擦身而过时又微笑着点头致意。虽然她们因为体力原因走的慢,但最后目的都是一样的,只要你能坚持。真希望中国的女孩们也出现在乞力马扎罗,不要都堵塞在欧洲的道路上。后来在肯尼亚遇见三个准备爬山的北京朋友,其中就有一个是女孩,对她表示敬佩,希望她能冲顶成功。
   五个小时后,到达了马洽米营地。在一个木屋里,我郑重的在登记薄上签下自己的中文名字。这个木屋是公园管理办公室,走廊的横梁上挂着一个吊秤,每个团队的背夫都要将自己背负的包裹过秤,我查了一下记录,最重的是35公斤。
   办完手续后,皮特已经为我支好了帐篷,各个团队的人都在忙活,游客是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的。我坐在石头上休息,皮特就在我的帐篷里忙活,一会儿他走过来“先生,你可以喝咖啡了”。我钻进帐篷一看,十几个瓶瓶罐罐,有咖啡、坦桑尼亚袋茶、糖、牛油、奶酪还有点心等东西。
   我很奇怪,怎么放在我的帐篷里,只能是我一个人喝吗?
   “皮特,请把它们都拿出来,大家一起喝”。
   皮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顺从的把东西都拿了出来,我召集我的团队一起来喝咖啡。
   现在我才发现,整个登山的后勤保障是个大大的团队,他们分工明确。比如厨师,他不只是为你一个人服务,他只是专门会照顾你的饮食。他们到了营地后会支起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帐篷,这就是厨房,会为整个营地的游客做饭,伙食的安排很丰富,让我吃惊不已。因为最早我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打算吃几天面包的。可登山几天的伙食成了我在非洲过的最好的日子。在我以往的旅行当中从来没有这么奢侈过。
   背夫所背负的东西,远不止是你的装备,还有你的食物,甚至还有炉子等,这些东西都是整个登山游客共有的。每到一个营地,他们都默默的做着自己的那份工作,而游客只需要坐在那里喝茶,等着美味佳肴送上来。游客的伙食和背夫们的伙食是分开的,他们会等游客吃完后,再吃自己的食物,他们所言的非洲食物。他们吃的很差,很差,你登山的费用砍的越低,他们就吃的越差,因为旅游公司要保障利润,还有很多黑心旅游公司为了赚钱,会将救援费等项目都砍掉。
   “皮特,请大家都过来,以后我的食物要大家一起吃”在我登山的六天时间里,我所有的食物都是团队的人一起吃的,我愿意这样,虽然这些都是我付了钱的。
   我的小帐篷旁边支起了一个很大的帐篷,一个黑人正在里面安桌子,椅子。我很奇怪,很快发现这个团队是为那四个欧美女孩服务的,这个大帐篷是餐厅,让游客们坐在里面吃饭,然后喝咖啡聊天的,想的真是太周到了。但我不是很喜欢这样,这个帐篷、桌子、椅子,都需要人力背,多重啊,完全没必要摆这个文明谱,大家席地而坐,谈天说地也无不可啊。我对这个黑人说“这个东西是浪费,完全没必要”。
   他忙的满头大汗,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看不认识我,就走出帐篷,向营地的人大喊了一句什么,因为是斯瓦西里语,我听不懂,但看表情大概是“这是谁家的倒霉孩子”。
   哈迪森忙走过来“先生,这不是我们的团队”。
   海拔3000米的地方,晚上已经很寒冷了,因为第二天我的帐篷上就结了冰。皮特还在忙活着,给我送食物,他们的食物安排是严格按照西方人的方式,先是汤,最后是主食,然后是甜点,最后是咖啡或者茶。皮特只穿着一件长袖体恤,脚上是一双凉鞋,虽然穿着厚袜子,但在高原地带,寒冷程度可想而知,“皮特,你没有厚衣服吗”。
   皮特憨憨的看着我,摇摇头。
   我的同情心又泛滥了,从背包里拿出我唯一的防寒服送给了他,这个行为让我最后在山顶上差点冻僵了。
   欧美女孩们在帐篷里聊着天,欢笑声时时传出来,另外的帐篷里也传出黑人们的歌声“乞力马扎罗,哈库那马塔塔”,他们很喜欢这个歌。
   太冷了,我准备休息。厕所在欧美女孩们驻扎的方向,我不想过去,就往山坡下的树林里走,反正只是小小的方便一下。
   一道头灯的光线射了过来“先生,你去哪里?”是哈迪森。
   “别担心,哈迪森,我只是去解个小手”。
   “小心,先生,不要在营地里乱跑,这里到处是鬣狗”。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935.jpg
                                             高山反应
   我怕哈迪森骗我,一大早就问他“你昨天说这里很多鬣狗,是真的吗?我怎么除了猴子什么都没看见”?
   哈迪森很坚决的点点头,估计后面的台词是“等你看见已经晚了”。非洲的鬣狗在《动物世界》里看过,它的利牙能一口咬断野牛的脊背。这是CCAV台能带给我为数不多的有用的信息。
   第二天的路程稍微艰苦了一些,因为坡度开始陡了。一开始还能看见满是树挂的植物,到后来只是矮矮的灌木了,可能是越往上走越寒冷,植物已经不可能长高了。回过头发现梅鲁火山远远矗立在哪里,这是坦桑尼亚的第二高山,这两座山距离如此之近,让人奇怪。
   开始攀爬岩石,我很喜欢,说实话,如果这次登山如履平地,我会抱憾终身的。很喜欢《碟中谍2》中开场的那个镜头,一个长镜头,从远到近,汤姆克鲁斯吊在悬崖边,黄色的岩石映衬着身着黑色背心的老男人,显得那么的粗犷。
   可能是我比较兴奋,走的很快,在我爬山的整个行程里,速度都很快,每个营地我都是第一个去签字。哈迪森不停的说“泼咧、泼咧”。这是西瓦西里语,“慢慢来”的意思。几乎登过山的人都知道两句话,一句是“哈库那马塔塔”,一句是“泼咧、泼咧”。向导提醒你慢一点是怕走快了,在高山上会有反应,他有调整游客登山状态的责任。而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们要那么快干什么,人生的道路上走的太快会忽略了身边美好的事物。我们应该学会停下脚步来欣赏,学会感悟,而不是像驴拉磨一样的只知道走,走的再远,最后发现其实就是在原地划圈。
   我不算快,因为背夫们比我还快。他们都是身上背着个大背囊,头上再顶一个大包裹。黑人们很喜欢把重物顶在头上,在乡间经常能看见妇女们头上顶着香蕉或是水桶走过。这些背夫们可能是因为没水洗澡的原因,身上大都有浓浓的狐臭味,他们只是默默的走,速度非常快,汗水顺着他们黝黑的皮肤往下淌。
   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居然挂着冰棱,让我小小的吃了一惊,毕竟才进山第二天,没到我想象中的高度,前两天的高度一直在3000到3800之间徘徊。赤道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总让你感觉在头顶上,晒的脑门疼,但风又是很凉爽的。乞力马扎罗从这个方向看上去,像个马鞍。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673.jpg
   我突然想起前天晚上住在旅馆里发生的一件趣事,扑哧一下笑了起来。哈迪森很奇怪“先生,你笑什么”。
   原来,前天晚上我住在旅馆里,因为停电无聊,而且我也想储备体力,很早就休息了。结果半夜一点左右,我朦朦胧胧地听到我的门口有动静,但当时意识还没清醒,还以为是做梦。然后我的房门被打开了,我才一下惊醒,猛的坐了起来,大喝一声“谁”,是用中文喊的,乘着对方正在脑海里翻译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我抓起放在枕边的头灯打开,一道强光射了过去,一张惊恐的黑人的脸,黑人兄弟们因为肤色黑,所以眼睛和牙齿就显得非常的白,他就是瞪着白色的大眼珠,张着两排大白牙,怔在哪里。然后突然转身,跑了。
   “很有趣,先生,他可能是走错房间了”,哈迪森说。
   “我知道,但他的钥匙开了我的门,这是旅馆的问题”。
   边走边聊,这样可以转移登山的注意力,让旅程变得轻松一些。这一天因为路程较陡,所以时间安排的短一些,才三、四个小时,就到了莎拉凯夫营地。整个乞力马扎罗公园对各个线路都经过严格的计算,考量路程的艰难程度,登山者的体力等因素,在你大概会感到疲惫的地方设立营地。莎拉凯夫营地上立着一个牌,但没写海拔高度,哈迪森告诉我这里大概3600米。
   皮特又在给我支帐篷,一群我叫不上名字的鸟也在旁边忙活着,丝毫不怕人,它们在寻找遗落在地上的面包屑。哈迪森指着一块石头说“先生,站在上面有信号,你可以给家人打个电话”。好心的哈迪森,你想的太周到了,但你知道我打个国际长途要花什么样的代价吗?几个电话就能让我一个月的工资变成流水落花春去也。在国外旅行的日子,经常能看见身边的外国人笑语盈盈的和家人打电话,不知道是他们太有钱,还是资费便宜。我只知道我们的现状是“电信钞票恒永远,长途一通就破产”。中国通讯各个行业的管理层们,你们的祖先正在召唤你们去面谈,因为他们付不起电话费。
   一停下来,就感觉有些冷了,我除了一件冲锋衣外,已经没有别的可添加的衣服了,赶紧进帐篷,钻睡袋吧。刚进帐篷,就发现这是个聪明的决定,因为高山上的气候变化非常快。刚才还阳光普照,突然一块乌云过来,居然下冰雹了,打在帐篷上啪啪作响,营地的人都开始往帐篷里跑。
   入夜了,非常冷,可以说,在我登山的日子里,基本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大多会在半夜被冻醒。特别是登顶前一晚,我几乎一夜未睡,太冷了。这也和我的愚蠢有关啊,准备的太不充分了,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股顽勇。CITY还给我订购的是零下15度的睡袋,都顶不住啊,要是能再多一件保暖的衣服,就可以应付了。
   吃了晚饭,哈迪森找到我“先生,现在营地的人都在议论你”。
   “哦”我很好奇,因为我是听不懂除了中文以外的任何语言的,“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和我们一起吃饭。先生,他们说你是个好人,我一定要帮你登上山顶”。
   我心里掠过一丝感动,但哈迪森的表情在我头灯的照射下,显得稍微有些恐怖,因为他的眼睛红红的。向他表示感谢后,我钻进了睡袋。说实话,我丝毫不觉得和他们分享我的食物有什么特别,我也不怀疑自己能冲顶,因为这两天的行程下来,全身上下丝毫没有酸痛感。
   高山上的夜,寂静而寒冷。我卷缩在睡袋里,怎么也睡不着。突然一阵凄厉的叫声撕破了宁静,语速非常快,是斯瓦西里语,叽咕叽咕的一长串,我一听,是哈迪森发出的,他的帐篷就在我旁边。然后就听见很多黑人都聚拢过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
   哈迪森还是不停的在叫,后面两句我听懂了,“耶稣、耶稣”。原来他是信基督教的。
   好冷啊,我强忍着钻出睡袋,去看发生了什么。
   很多人围着哈迪森的帐篷,他还在凄厉的叫着。一问,才知道,他高山反应了,感觉头要炸了。我从来没有高原反应过,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听人说很难受。我奇怪的是他干的就是这个工作,应该是老江湖了啊,也许是上山之前身体有什么小状况吧。
   帮不上忙,只能等天亮了。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932.jpg    
                                            皮特
   大清早,喝了一杯热茶,我才感觉身上有了一些热量。皮特在帮哈迪森整理背囊,哈迪森要下山了。我给了他50美金,因为向导两天小费30美金,另外多给他20美金好让他看病。
   就这样,登山的第三天,我失去了我的向导。
   “现在,谁是新队长”?
   大家齐刷刷的指向皮特,由他带领我继续以后的行程。
   皮特,一个更加沉默寡言的人。通过为数不多的交谈,我了解了一些他的信息。他父母早逝,和姐姐一起生活,靠力气挣一些生活费。生活的沉重让他显得成熟,没有了十八岁青年的活泼。姐姐在马兰谷沿线卖一些旅游纪念品以补贴家用,马兰谷线路是最成熟的一条线路,俗称“可口可乐线”,因为沿途都能买到可口可乐,而且这条线路可以不住帐篷,有特色木屋可以住,可想而知,这条线路是非常成熟的。
感于皮特的身世,最后我将自己的睡袋等装备都送给了他,因为他什么都没有,没有防寒服、没有登山鞋,只穿了凉鞋,他后来穿的登山鞋还是哈迪森下山时脱给他的,他没有睡袋,没有帐篷,他只有年轻身体好这个资本和高山的寒冷抗衡。最后我还记下了他的地址,我准备回国后再寄一些装备给他。
这些黑人兄弟们穿的衣服还抵不上国人抽的一包烟,我们喝的一瓶酒就能给他们配足全套登山装备,因为他们不需要名牌,他们只需要能御寒。国人的奢侈啊!我们对什么洗脚城、按摩院、夜店、酒店的名字如数家珍,可有多少人关注身边这些需要帮助的人?还不说这些遥远的非洲,就在中国,这个狗的屁已经世界第二的伟大国度,还有多少贫瘠之地等待人们的帮助啊,这个以勤俭节约为美德的国度,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奢侈?土耳其有句谚语“鱼烂头先臭”。
向巴兰考营地进发。这一天的行程稍显艰难,因为海拔上4000了,走路比较慢了,植物也很少,很多火山石,因为乞力马扎罗以前就是火山。这些石头大小不一,略显圆润。很多地方被人为的垒成塔的样子,有点藏族同胞玛尼堆的意思。
现在距离乞力马扎罗很近了,山上浓雾弥漫,像新娘子的面纱,可没有给人带来娇羞的感觉,离山越近,越让人有畏惧感,因为它真的很大,好高。不过不会从正面冲顶,太陡峭了,这个要专业的人士才行,我看到一个团队在山下驻扎,看来要选择这个线路冲顶,好敬佩这个团队。其他像我等羸弱之人都是在围着山转圈,要走到地势较平缓的地方冲顶。
在山脚下大概4500米的位置,我和皮特休息了一下,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然后急转直下,巴兰考营地是在一个峡谷里,海拔大概在3600左右,因为后面的几个营地都没有标识,我是从向导哪里了解的高度。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809.jpg
在往峡谷直下的路上,景色又有不同,因为出现了很多奇特的植物,在怪石嶙峋和浓雾中显得突兀,让人有种处于神话世界的魔幻感觉。一种很像墨西哥仙人掌,一丛一丛的矗立在哪里,我回国后查了一下,它叫Senecio kilimanjari,看来是乞力马扎罗山上所特有的,因为它是以山命名的。还有一种小花,在这个高度那些灰色调的色系中显得很抢眼,它叫Impatiens kilimanjari,这也应该是特有的了。
路边有两个老人在休息,他们的向导看见我,笑着说“将波”,这是斯瓦西里语,“你好”的意思。我也大声向他表示问候。
“这是你们民族的人”,他一指两位老人。
看来他们又认错了,我还没开口,皮特就抢先回答“他是中国人”。这两个老人一看就是日本人,交流中知道,都是六十多岁了,很健硕的样子,我不禁向他们表示敬意。最后这两个老人一直到了3930米的卡兰噶营地后,上不去了,因为后面的路都只是往上,很陡,不会再回转了,一直到最高的呜呼鲁峰。而且只是一天时间,要辗转三个营地,从3930米直接冲到5895米,这两个老人的体力肯定是不行了。但对他们的行为,我由衷的敬佩。
到达巴兰考营地时,突然一个黑人热情的向我张开怀抱,我一怔,是约翰,这个在山门口和我击掌后就不见踪影的家伙这时突然出现了。“我是你的队长”和我拥抱后,约翰说。
皮特笑了一下,又默默的给我支帐篷去了。我现在很疑惑,当时在山门口,哈迪森说是向导,他走了,皮特成了我的向导。现在又冒出了个约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经过解释,我明白了。约翰这两天根本就没上山,他说他小孩住院了,他在医院陪孩子。因为哈迪森生病了,他才直接到了巴兰考营地。现在我知道了,约翰才是真正的向导,哈迪森、宪迪是背夫,而皮特是厨师。
我有些小小的生气,感觉自己被骗了。这些黑人兄弟太不靠谱了,虽然为了多得一些小费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受骗的滋味更加不好受。我把哈迪森的情况给约翰说了,他满脸的诚恳“对不起,但我实在是孩子住院了”。我表示可以理解,但在山下就应该告诉我。
算了,人家挣得是力气钱,不过我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其实后来我每个人的小费都多给了,皮特我给了他45美金,本来只需要30美金的。我是个吝啬的人,旅行当中每一分钱都算计好的,绝不多花一分,有时为了一瓶水的差价,我都会走很远的路。
这时候夕阳西下,映的乞力马扎罗山峰金黄金黄的,我心情也好了起来。以前见过夕阳下的珠峰,但距离没有这么近,让人的感觉如此震撼。这大自然的景色不亲眼所见,是无法想象出它的绚丽的,没有那个画家能具有大自然的想象力和表现力。
这时我发现沿着山峰倾斜向下有一个很长的斜坡,虽然很陡,但不需要专业设备应该能上去。
“约翰,这条线路能到呜呼鲁吗”?
“可以,先生,以前一个美国人走过这条路”。
“那我们为什么不走这条路线,看样子要近很多啊”?
“他死了,先生”。
向冒险者致敬!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871.jpg
                                                 老辛巴
   “先生,你很强壮”!
   “是的,我很强壮”。
   “像辛巴一样”!虽然我知道约翰这话调侃的意味很浓,但奉承话毕竟让人感到很受用。“是啊,像辛巴一样,只不过是老辛巴了”。我哈哈大笑。
   辛巴,在非洲人的语言里就是狮子。非洲人将狮子作为最强壮、最凶猛的动物。以前看《狮子王》还以为辛巴只是主人公的名字,原来狮子的名字都是辛巴。还有喜欢用狮子做图腾的国家,那就是英国,英国足球队就号称“三狮军团”。
   约翰说这个话的时候,我正在岩壁上攀爬。从巴兰考通往卡兰噶营地的路是整个登山行程里最陡的,很多地方直上直下,要手脚并用才行。但不要把它想象的很难,因为背夫们头顶身背如此多的重物照样在你身后如影随形。
   我心情很舒畅,开始大声唱歌。如果各位看过成龙的《我是谁》,应该对里面周华健唱的歌有印象。就是成龙开着赛车在非洲大草原上奔驰,动物们在角逐时,传出的空旷歌声。我只会前面一段副歌,是非洲音乐“哦达了阿久逅,哦达了阿久逅”——这个声音从对面的山谷回响过来,显得很浑厚。
   约翰和背夫们都很吃惊,看着我。“继续、继续,中国人”。他们要求道,
   可惜后面的我不会了。只好转移话题“我再给你们唱个中国RAP吧”。他们一听RAP,很感兴趣,但让我这个年龄的人搞说唱,就像让张飞绣花了。我唱了个周杰伦的《双节棍》,他们哈哈大笑,表示中国的RAP不好听。唉,给国人丢脸了,这主要怪周杰伦,谁叫他是大舌头,从来都不知道他在唱什么?让我怎么给黑人兄弟们解释?
   从我现在这个角度望过去,山下的巴兰考营地,还有很多人没出发,他们好小,帐篷也像一朵朵的小花。约翰指着营地说“你知道吗,现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中国人”。
   我大声地冲着营地喊“我是中国老辛巴”。
   到了山顶,开始直直往下,一直到谷底,乞力马扎罗看起来更近了。有一股涓涓细流从山顶流下来。约翰捧起水喝,我虽然带了矿泉水,一般向导们不会主张游客喝山里的水,怕拉肚子。但我觉得都到了山脚了,不喝口乞力马扎罗的雪水,这辈子都会很遗憾的。
   约翰问我味道如何?也许是心理作用,也或者是出于礼貌,我边抹嘴边说“真甜”。
   又开始翻山,又是直直的向上。就这样,不停的翻山,而且都很陡,和前三天的路程完全不一样。艳阳高照,我开始汗流夹被了。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不堪一击

6

主题

180

帖子

2386

积分

报站员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2386
流浪猪 发表于 2014-1-21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R0010937.jpg
   中午时分,当我努力攀上一块很大的岩石后,发现一个木牌,卡兰噶营地到了。这个营地海拔3930米,是设在地势较为平缓的山坡上。约翰告诉我,不会在这个营地驻扎,只是休整,下午两点出发到巴拉夫营地,那个营地海拔4600米,也只是休整,然后晚上12点向呜呼鲁峰进发。这种安排主要是保证游客登顶后能看见非洲大地的第一抹阳光。
   以后的路程全是向上、向上、再向上,海拔也越来越高,开始步履艰难起来,更要命的是,变天了。这高山的气候就像女孩的脸色,说变就变,先是下冰雹,然后是大雨,最后变成风雪了。出发前本来我带了雨衣,还是几年前在尼泊尔的时候买的,可当时没意识到雨会越来越大,而且自恃冲锋衣和冲锋裤防水,没在意。结果就一直舍不得把雨衣拿出来穿上,主要还是自己懒。可后来才发现我的登山鞋不防水,买的时候商家明明说防水,又被忽悠了,我怎么老是受骗?
   每走一步,鞋子里都“叽叽”作响,鞋垫、袜子不用说都湿身了。好冷啊,我卷缩着身体,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以保持点温度,跟着约翰后面,慢慢的走。这一带已经没有高大的植物了,全是矮矮的灌木。到处都是圆圆的石头,石头面上包包坑坑的,像是高温煅烧后的结果。
   风雪很大,打在脸上很疼,我将冲锋衣上的帽子扣上,将身子捂得严严的,呼吸也略微有些不畅。除了钱,我好像从来没觉得自己什么东西稀薄过,现在感到空气有些稀薄了。
   五点左右,到达了巴拉夫营地。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轨客网虚拟社区
本站声明:

本站论坛的文章由网友自行贴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帖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

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

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都市热报社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2楼

运营热线: 023-63315186

轨客网 ( 渝ICP备13006218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996号

网络报警渝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