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轨客网_重庆_生活_时尚_社区_都市热报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帖

你们听过养人蛊吗?说九死一生真的不夸张

时间:2018-08-13 10:50:41 53 26959 | 复制链接 |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转发来的小故事
感觉挺有意思
希望大家喜欢

评分

参与人数 7威望 +49 热钱 +15 收起 理由
梦想直播 + 5
浪迹在丽江 + 5 + 5
3723 + 9 + 4
山芋酱 + 8 + 2
小名 + 10
小九久 + 5 + 2
smallnew + 7 + 2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我七岁那年,在集市上和父母走散。

  一个穿花布衣的妇人和蔼地告诉我,可以带我去找父母。

  我跟着她,走进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里面,那妇人让我先喝一杯水,告诉我很快就可以看到父母了。

  我喝下水之后,不过一会,就觉得眼皮沉重,很快就睡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之中,感觉颠簸了很久,做了好多奇奇怪怪的梦,甚至感觉有一只虫子在我体内钻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地感到一只粗糙的手,不断地捏着我的身子,依稀听到声音传来“这小娃娃身子骨太弱,还不如前面几个……”

  就在我以为这是梦境的时候,右手手腕忽地传来一股剧痛。

  我惨叫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幽暗的房间,眼前站着一个我从未见过的人。

  那人一身麻衣,样貌极其丑陋,身材干瘦,脸上一点肉都没有,皮肤枯黄,像一张枯树皮贴在身上,手上正拿着一把尖刀,尖刀上沾满了鲜血。而我的右手沁出鲜血,正流入一个瓷碗里。

  “你是谁,你要干嘛,我要回家!”我全身发抖,顾不上手臂的疼痛,大声叫了起来。

  那人冷笑了一声:“你是我花钱买来的,想回家,等下辈子吧。”他力气很大,死死地抓着我的手臂。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我遇到的那个花布衣妇人是个人贩子,而眼前这个干瘦的丑人花钱买下了我,这里可能离家千里,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一想到这里,我心中懊悔万分,泪水不由地落下。

  “放我回去,我爸爸妈妈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我自己也有存钱罐,都可以给你。叔叔,我求你了……”不管我怎么哀求,那丑人都是无动于衷。

  很快,瓷碗装了小半碗鲜血。

  那丑人方才松开我,端着瓷碗走到屋内神龛前。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神龛上似乎有个灵位,只是用黑布盖住,无法看清楚是什么。

  那丑人把鲜血放在神龛前的时候,嘴里开始念叨,说着一种我听不懂的话语。

  只见黑布隐隐一动,随即,我就看到瓷碗里的鲜血开始鼓鼓动了起来,碗里的鲜血在减少。

  有东西在喝鲜血吗?为什么我看不见?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伸手揉了揉,却什么也看不到。

  是鬼吗?之前听老人说过,鬼都是看不见的。

  我吓得瘫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身子不断发抖,忘记哭泣,也忘记了夺门而逃。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等到瓷碗里的鲜血一滴不剩的时候,那丑人转头看着我,他双眼早已猩红,贪婪而兴奋,房内油灯闪烁,灯影下他完全就是一只恶魔。

  “你被选中了,它喝了你的鲜血。”那丑人兴奋地大叫,“小娃娃,你乖乖地留在我身边,就不会有性命之忧,如果你逃走了,就会死得很惨。我罗大金不说大话,只要你敢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选中了我?”我绝望地问。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等到了明天你就知道了!从今天起,你改名叫做罗九,你就是我的虫儿子了……”罗大金大声说道,口气不容更改。

  “不……不……我不叫罗九,我叫萧康……”我愣了一会,大声表示不满,“我也不是你的虫儿子!”

  短短半个小时,我已然明白,遇到这只恶魔,我逃出去可能性微乎其微,可能永远也回不了家。唯有萧康这个名字,是我爸妈给我取的,是我唯一可以拥有的东西,我绝对不能放弃。

  罗大金表情狰狞,跨步走上前,一把抓起了我衣袖,两个耳刮子落了下来:“你叫罗九,是我的虫儿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不……我叫萧康。”我脸上火辣辣地痛,但还是扭头拒绝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甚至瞪大眼珠子恶狠狠地看着他。

  罗大金冷哼一声:“你会接受你的新名字的!你会求着当我儿子的!”话声一落,罗大金单手拎着我就往里面走。

  没走多久,我就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四周光线黑暗,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只听“吱呀”一声,罗大金打开了房门,顺手一扔,把我丢了进去。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91

帖子

502

积分

开心轨

Rank: 4

积分
502
hl164242515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是不是鬼故事o_O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221

帖子

1132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132
四月烟雨天 发表于 2018-8-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佩服作者的脑洞

该用户从未签到

7

主题

241

帖子

1441

积分

乘务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441
helly 发表于 2018-8-13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我磕在地上,肩膀剧痛,然后顺着台阶滚落下去,咚咚咚数声后,最后停在地面上。

  “虫儿子,你就和它们一起好好相处一晚上!”罗大金大声说道,咔咔,房门从外面合上,还传来了上锁的声音。

  等到罗大金走后,我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脑海之中浮现出爸妈的身影,想起自己温暖的床,想起家中可口的饭菜,而现在的我又饥又渴,不知身在何方,泪水开始在眼珠里打转。

  我强咬着牙关才没有让泪水流下来,阿爸曾告诉握,我是小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不能哭,不能哭,萧康,我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有机会离开这里,一定会回家去的。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声明:

本站论坛的文章由网友自行贴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帖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

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

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都市热报社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2楼

运营热线: 023-63315186

轨客网 ( 渝ICP备13006218号-1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996号

网络报警渝公网备